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结识宗敏
    李自成丢了驿卒的饭碗,家人也不同意他去投军,一时无事可干,便只好暂时赋闲在家。

     李自成又是个闲不住的人,在家待了三五天之后,他觉得浑身不自在,于是他决定去镇上碰碰运气,看是否能找到一门营生。

     由于陕西去年大旱,今年又突然爆发大规模的蝗灾,农田里的庄稼大面积绝收,无数的百姓无粮可食。此时,大明朝廷由于年年和关外的女真人作战,近期又频频调兵围剿杀官造反的农民军,耗费了大量的钱粮,国库早已不堪重负,根本无力调拨粮草赈灾。陕西地方官府多次上奏朝廷,请求及早调运粮草救济数不清的灾民,但朝廷只能号召江南的富户乐捐钱粮,不过效果不甚显著,那些富得流油的老爷们可不在乎什么地方有人吃不饱饭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陕西各地到处是流窜的饥民。他们携老扶幼,拖家带口,满以为其他地方能有一口饭吃,离开了家才发现,许多人和他们一样,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,路途上时能看见饿死的外乡人。

     李自成出了李家寨,便一路往镇上走,刚开始还未发觉异常,这条熟悉的道路还是老样子,满是石子一下雨就泥泞不堪。才行半个时辰,李自成突然发现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,他们三五人一群,有老人孩子也有青壮年,几乎都大包小包各式行李。李自成驻足观察了一下,这些人都是陌生面孔,而且身上沾满了泥尘,似乎行了很远的路。

     李自成不忍看到这样的场面,于是避开人流捡偏僻的小路走。大约又行了半个时辰,李自成忽然发现路边的草丛里卧着两个人。年长的妇人约莫四十出头,另一位则是二十五六岁的后生。虽说那后生卧在草中,但他分明是个大块头,看样子有些力气。

     李自成快步走近仔细看了看,两个人嘴唇发干,面黄肌瘦,一个破烂的包袱丢在旁边。那后生还有呼吸,不过妇人却已经断了气。李自成猜想,这二人也必然是因吃不饱饭而背井离乡的苦命人。之前在驿署,李自成时常见到四处逃难的百姓,今日看到逃难百姓越来越多,李自成不由得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 不过眼下还是救人要紧。李自成俯下身子,轻轻摇了摇那后生,道:“小兄弟,小兄弟,醒醒!”李自成边呼唤边推搡,不过后生仍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李自成略作思考,便取下腰间的牛皮水袋,揭开木头塞子,给后生的嘴里灌了一些清水,然后又稍稍用了点力气,推搡后生道:“小兄弟,你醒醒!”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后生慢慢睁开眼睛,先是看到李自成,不过他眼睛的余光很快又看到一旁的妇人,慌忙挣扎起身,呼唤妇人道:”娘,娘,你怎么啦,你醒醒!“

     那后生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,仍然不停地呼唤她,奈何妇人始终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李自成心里暗叹一声,拍拍后生的肩膀,轻声道:”小兄弟,令堂已经仙逝了,你节哀顺变!“

     后生仿佛没有听见李自成说话,仍然哭喊自己的母亲,而且声音越来越凄凉。

     ”娘,娘,你不要丢下孩儿一个人啊,娘,娘,你说话呀……“

     李自成能够理解后生此刻的心情,当年自己的母亲去世时,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人世间最残忍的事情,莫过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至亲谢世离去而无能为力。每个人都有大限将至的一天,无论是帝王将相,抑或贩夫走卒,皆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 见后生正沉浸在丧母之痛中,李自成便不再出声,而是安静地立在一边,他知道,此时的后生,最需要的不是安慰,而是发泄出满腔的悲痛。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,此时此地便是后生的伤心处。

     后生痛哭了一会儿,便渐渐缓个神来。他一把摸干脸上的泪珠,起身朝着李自成鞠了一躬,道:”多谢兄台搭救,大恩刘宗敏没齿难忘!“

     李自成抱拳还礼道:”刘兄弟不必客气。在下李自成,方才途径此地恰巧碰到。看刘兄弟的样子,似乎赶了很远的路?“李自成心里已经大概猜到眼前的刘宗敏可能是灾民,不过未证实之前,他也不便问这个。

     刘宗敏亦抱拳道:“我本是西安府蓝田县人,因天气大旱,庄稼颗粒无收,家中难以为继,又逢闯王高迎祥起兵造反,家乡处处兵荒马乱,我便和母亲逃了出来。孰知所过之处,与我家乡无异,处处是逃难的灾民,我们仅剩的干粮吃完便没有了着落,想不到母亲……”说到伤心处,刘宗敏不禁又留下了泪水。

     李自成赶紧宽慰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刘兄弟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 刘宗敏依言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 李自成继续道:”刘兄弟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“

     刘宗敏答道:”早先我想去投军,因老母孤身在家未能成行,如今母亲已逝,我便没有顾忌。待葬了母亲,我就投军去!“说这话时,刘宗敏的肚子突然叫了几声,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 李自成出门时满以为下午才返回李家寨,因而随身携带了干粮,见刘宗敏饥饿,便掏出干粮递给他,道:”刘兄弟,一点粗粮你且充充饥!“

     刘宗敏摆摆手道:”不不不,我怎能要李大哥的干粮,你快快收起来!“

     李自成解释道:“我乃是本地人,家距离此地不远,这干粮也用不上,刘兄弟先将就垫一下肚子。”说着执意要将干粮塞到刘宗敏的手上。

     刘宗敏见李自成豪爽,也不便再拒绝,接过干粮,抱拳道:“多谢李大哥赠粮!”

     李自成道:”刘兄弟无需客气。既然令堂已经仙逝,眼下应及早让她老人家入土为安,不如我带你去镇上置办一副寿木,先将令堂的身后事办妥,如何?“

     刘宗敏听了,支吾道:”李大哥言之有理,可是,可是……“

     李自成自然知晓刘宗敏的难处,他道:”刘兄弟勿忧,在下虽非大豪巨富,但一副寿木还可置办,你且随我前去。“

     刘宗敏急道:”家母过世,岂能让李大哥破费,这万万不可!“

     李自成拉着刘宗敏的手,道:”既然你我今日相识便是缘分,我有心结交你这个朋友,所以这点事情刘兄弟不必介怀!“

     刘宗敏虽然很难为情,但作为人子,他内心深处也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草席卷身,随意葬在荒郊野岭。并且,他们来自外乡,母亲逝后无法魂归故里已经有违孝道,丧事太过于草率确实说不过去。想到这里,刘宗敏便点点头,道:”刘宗敏在此谢过李大哥,大恩大德当永记于心!“

     计议已定,李自成便当先领路,刘宗敏背着母亲,二人一前一后往镇里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