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甲长收税
    李自成交代完所有事情回李家寨报信去了,李过便依照诸位长辈的安排,在刘二妮家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养伤的日子很是惬意,刘士礼每天都会替李过把脉,查看伤情,并亲自调配药膏,内服外用兼备,因而李过的伤势好转明显。起初几日,刘士礼嘱咐李过不可随意翻身动弹,过了几日,他便让刘二妮帮忙搀着李过去院子里活动活动筋骨。就这样,李过静心调养了大约十数日,经刘士礼诊断,伤口已经愈合,伤势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 在刘家住的这段时间,刘氏父女待李过真是不错,衣服都是刘二妮浆洗,而刘士礼有时还专门到村中猎户家中买些野味,专门为李过改善伙食。李过时常有一种错觉,觉得自己似乎成了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 上午,刘士礼去了隔壁的宋家村,因为宋老实家的孙子生了病,刘二妮则像往常一样,去村头的溪边浆洗衣物。本来院子里是有水井的,可刘二妮却说小溪里洗衣服干净,李过不明白究竟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每当刘氏父女不在家的时候,李过总是觉得无聊。要是放在前世,怎可能会无聊呢?KTV,酒吧,电影院,随便哪里都可以消磨时间。家里有个房间是刘士礼平日接诊的地方,里面有不少医书,可李过对那些东西确实不感兴趣,要是有《洞玄子》之类的艺术作品倒可以抽空研究一番。刘二妮的房间李过也偷偷去过,房间很朴素,不过收拾得特别干净整齐。

     李过在客厅里转了一圈,实在是无趣至极,便走到院子里。这院子不大,四周都用栅栏围着,不过院子里却是别有一番风景。刘士礼是大夫,平日里接触的药草不少,院子里植有不少植物,数目很多,但李过几乎叫不出什么名字来,只能统称为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 李过正在满院子转悠,看着这株,摸摸那株,嘴里还哼着小调。忽然,隔壁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,似乎有人在争吵。刘二妮之前说过,隔壁这家主人名唤刘仕义,他妻子的腿有些残疾行动不便,两人没有生育,上面还有一个瞎眼的老娘。刘仕义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守着祖上传下的几亩薄田度日,日子较为贫苦。

     李过不禁走到栅栏旁边,侧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。只听一名妇人哭泣道:“甲长老爷,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,三口人全指着那点薄田活着,去年大旱粮食歉收,家里实在是没有余粮了!”

     听到甲长二字,李过不禁皱起了眉头,自上次打过交道,便对他无甚好感。

     院子那边又传来甲长的声音:“朝廷征税,没有就可以不交了?若有这般道理,官府的赋税还如何征缴?再者,此次增税,大明各地百姓人人有份,不独你一家!”

     妇人继续哭诉道:“甲长老爷,往年光景好,我家从不拖欠一分赋税,这你也是知道的,可今年确实为难,开春那次增税,还是我当家的找乡邻借的。”

     甲长蛮横道:“你们的家务事我管不了,但赋税是朝廷核算的,各家各户按册征收,若是没有银钱,用稻米兑付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这时,院子里又传来另外一个妇人的声音:“甲长老爷啊,我今年快六十了,你能不能行行好,再给宽限些日子,待我家仕义凑到税额再补交。”

     甲长道:“宋大姐,如今朝廷的差事不好干,上头的公文盖着大印,咱一平头老百姓,还能说个不?我体恤你们家,今日才上门来,你们总不能让我为难吧。”

     见过甲长的嘴脸,他是个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,李过不由得替那对妇人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 老年妇人继续哀求道:“甲长老爷,家里确实无甚值钱的东西,也变卖不出银钱啊!”说着,妇人一阵急剧的咳嗽,另一位妇人急道:“娘,娘,你消消气,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 李过又往栅栏边凑了凑,又听到甲长道:“几位大人,你看这事该如何是好?”他透过栅栏的缝隙看过去,那边院子里除了方才说话的两个妇人,其中一个拐杖丢在一边,人坐在地上,站在一旁的,还有甲长以及六七名公差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 领头的公差不耐烦道:“刘甲长,此番征税,其他几个村子皆按时足额缴纳,怎么到了你刘家村就凭生事端?若是此事办不好,我等只好如实向上官禀报。”

     甲长一听,急道:“几位大人放心,朝廷要的赋税,我刘家村定会分毫不差!”说着,他又扭头对瘫坐在地上的妇人道,“宋大姐,你也听到了,税是朝廷要收,我只是按章办事,这税款还是你们主动上交为好!”

     坐在地上的妇人泣道:“甲长老爷,诸位大人,老妇家中确实无钱,这税真是凑不齐啊!”

     甲长突然喝道:“若是不愿出钱,圈中耕牛亦可抵税!你们可想好了!”

     两名妇人听了,皆大惊失色,先后跪在地上,哭泣道:“大人,老爷,你们把耕牛牵走了,真是断了我们的活路啊,求各位开开恩吧!”妇人哭的声泪俱下,李过看着实在于心不忍,可是他又感觉自己很无力,似乎并不能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妇人的哭声,彻底激怒了甲长和众公差,他们也不再言语,便有两个人去牛圈,准备牵走耕牛。年岁稍小的那名妇人见状,起身箭步冲到牛圈门口,阻止道:“官爷,耕牛不能牵走啊,你们这是要逼死我们啊!”

     一名公差大怒,一掌推开她,道:“赋税不缴还出言不逊,你要再敢阻拦就把你抓到衙门!”言毕,推开牛圈门,牵出了耕牛。

     老妇人听到了动静,爬着抱住了甲长的腿,哭道:“老爷们,求求你们了,不要牵走耕牛,给我们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 甲长甩开老妇人的手,往旁边站了站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过胸中怒火中烧,他赶紧转身走出院子,想到那边园中讨个说法。他出了院子,才行了几步,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:“娘啊,娘,你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 李过一听,心中大惊,他加快脚步赶到院中,眼前的一幕让人惊呆了。方才那名瘫坐在地上的老妇人倒在血泊中,旁边的石凳上还溅有血迹。而另一位妇人趴在一旁,哭成了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