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 扑空一场
    官兵在刘大仁的带领下浩浩荡荡进村了,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。江副千户分出一部分人马围在村子四周,余下人马则直奔刘大仁的家。

     刘大仁第一个冲进自己的院子,可院子里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,几个时辰之前,这里分明挤满了贼匪,个个舞刀弄枪的。他心中甚是疑惑,又跑到里屋,家里没有被洗劫的痕迹,自己的老婆已然躺在床上昏睡,刘士礼开的药方也在桌子上。刘大仁百思不得其解,陈巡检在院中高声喊道:”刘甲长,贼匪何在?“

     刘大仁慌忙跑到院子里,拱手道:”江千户,陈大人,小人方才查看过,贼匪早已逃之夭夭,不知去向。“

     江副千户一听,顿时面色不善,哼道:”逃之夭夭?刘甲长的意思,本将此行乃无寸功可立,就算本将不计较,千户大人那里如何交差?“

     由于急着赶路,陈巡检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,此刻他亦是一脸不悦,道:”刘甲长,村子里一个贼匪未见,你家中也无遭匪的迹象,难道刘家村遇匪另有隐情?“

     刘大仁万万想不到,这伙贼匪居然逃跑了,方才进村时问过几名村人,都说贼匪没有洗劫村子,一无所获就离开不是贼人的风格啊。虽说刘大仁暗暗庆幸家中平安,但他害怕上官问责,此时又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 陈巡检见刘大仁一言不发,又是来气,道:”刘甲长,江千户一心为公,特意赶来剿匪,你且说说,此事当如何善后?“其实,陈巡检心里也甚是忐忑,是自己亲自跑到军营向千户禀明闹匪的事情,现在官兵来了却扑了一场空,日后若是千户徇私不肯用心驻防流芳镇,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 刘大仁硬着头皮道:”二位大人,小人偷跑出去报信时,那伙贼匪确实在这院中,还说拿不到钱粮就不回山寨,小人也想不通,他们怎就一声不响逃了!“

     江副千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。一旁的陈巡检冷着脸道:”此事仅是你的一面之词,闹匪的事情可有人亲眼所见?贼匪如何逃了是否有人知晓个中缘由?“

     陈巡检这么一问,似是提醒了刘大仁,他喜道:”二位大人,闹匪的事情还真有证人。我老婆今日浆洗衣物时突然昏倒,我就找来了村中大夫刘士礼和他的徒弟李过,贼匪来时这二人亲眼所见,我去巡检司报信时,他二人仍在我家中,或许知道后面的事情!“刘大仁一口气说完,顿时轻松不少,现在有人可以证实贼匪来过,想必两位上官就不会惩治自己。

     江副千户正为一个贼匪没有捉到而烦恼,此时听说有人证,顿时来了兴致,他道:”既是有人证,还不快找来,本将要问明详情,以便于上报千户大人!“

     刘大仁应了一声,转身准备去找刘士礼和李过前来问话,陈巡检插话道:”刘甲长且慢!江千户,不如我们直接去那刘士礼家看看,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未可知!“

     江副千户疑惑地看了陈巡检一眼,道:”陈大人的意思是?“

     陈巡检呵呵一笑,道:”村中大部分村民并不知道官兵已经进村,想必那刘士礼也一样,我们直接去,也不怕他不说出实情!“

     陈巡检的意思很明白,贼匪进村劫掠,既不劫财又不伤人,此事必然有隐情,既然刘士礼二人是目击者,想来应该知道些什么,突击上门倒不至于他们收到风声隐藏些什么。

     经陈巡检一点拨,江副千户立马明白其中的意思,他对刘大仁道:”刘甲长,你前面领路,去刘士礼家问明详情!“

     一大帮官兵都挤在自家的院子里,刘大仁还真觉得有些瘆的慌,江副千户提出去刘士礼家,刘大仁心里正求之不得。他答应一声,立即在前引路,领着官兵往刘士礼家里去。

     刘士礼家并不远,片刻功夫即到。江副千户吩咐士兵先将屋子围个水泄不通,然后跟着刘大仁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 院子里,李过正摆弄着那些花花草草,见刘大仁领着一大帮官兵进来,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心想,难怪刘大仁出去那么长时间不见踪影,原来是跑去报官了,看来今天又要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 刘大仁见李过在院子里,高声道:“李过,刘先生可曾在家,这位千户大人和巡检大人有事要问?”

     里屋的刘士礼和刘二妮听到动静,先后走到院子里。刘二妮不清楚发生什么事,她站在李过身边,小妮子看上去有些紧张。刘士礼看到刘大仁,又看到一队兵,瞬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刘士礼躬身道:“各位大人,草民就是刘士礼,不知各位来此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刘大仁抢先答道:“刘先生,这位江千户大人特意领兵前来剿匪,然而贼匪已经无影无踪,你将所知之事如实禀报。”

     一旁的陈巡检亦道:“你要如实回答江大人的问话,不可有半点隐瞒!”

     刘士礼向着江副千户道:“大人问话,草民必然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 江副千户清了清嗓子,官威十足道:”听刘甲长禀告,今日有一伙贼匪进村劫掠,你亲眼所见?“

     刘士礼道:”正是。那伙人要求刘家村出粮三十六担,出银三百六十两,由甲长老爷等六户均摊。“

     江副千户奇道:”贼匪没有入户抢劫吗?为何要刘甲长等人均摊?“

     刘士礼道:”他们只是齐聚甲长老爷家,并没有入户抢夺钱粮。那领头的人说,考虑到百姓生活艰辛,钱粮便由村中六家富户均摊。“

     陈巡检不以为然,哼道:”这些贼匪杀官造反,祸害乡民,此时又怎会装作善人,不抢不夺?“

     江副千户亦道:”陈大人言之有理,贼匪进村本就是为钱粮而来,倘若无钱无粮,他们为何空手而归?刘先生,你是目击者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“

     刘士礼答道:”草民方才所讲皆是实情,那伙人公布缴纳钱粮方案的时候,甲长老爷也在场,后来甲长老爷外出未归,那伙人久等无果,便一窝蜂走了。“

     刘大仁不放心,问道:”刘先生,那些贼匪走时有无留下什么话语?“

     李过接过话头,道:”甲长老爷,你外出后,我师父便回家配置药物,那伙人走时只有我在场,他们并未留下什么话。“

     李过心想,农民军计划改日再来收钱粮的话自然不能对眼前的这些人讲,办法是自己出的,万一这些人诬告自己通匪可就有口难辨了。反正已经和农民军说好,下次再来刘家村,仍然是六家富户出钱出粮,其他人不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