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邀我入伙
    刘仕义记得刘士礼的恩惠,不愿与之为难,笑道:“刘先生,今日借粮之事与你无关,村中哪些人有钱有粮我清楚得很,王头领仁义,真没有的我们不会强要,若有故意不给的我们也不会客气。”说着,刘仕义瞟了刘大仁一眼。

     王头领见刘仕义对甲长凶神恶煞,对刘士礼却是相当客气,不禁好奇道:“刘兄弟,这位刘先生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 刘仕义抱拳禀道:“他是一位大夫,医术高明,救治了不少乡民,对于无钱的贫民,刘先生还时常免费施医赠药,在刘家村这一带口碑颇佳!”

     王头领一听来了劲,朝着刘士礼抱拳道:”原来是位大夫,幸会幸会。自从随着高大王起事以来,我们的仗越打越多,受伤的弟兄也不少,既然先生医术高明,不如随我回寨子效力如何?“

     刘士礼听了不禁暗暗皱了皱眉,他心头默想,这帮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公然造反,如今又光天化日进村劫掠乡民,可见其未必是善类,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与之为伍。

     刘士礼计议已定,抱拳道:”承蒙头领看得起在下,不过在下实乃一介乡民,医术浅薄,恐怕难登大雅之堂,还望头领另请高明,以免耽误壮士们的伤势!“

     虽然刘士礼的话相当客气,但王头领也并非傻瓜,自然听得出刘士礼本意是不愿上山。想来也正常,刘士礼虽非大富大贵,但有吃有穿,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被朝廷杀头的风险,上山去落草。不过,他这么一说,王头领就不乐意了,王头领冷笑道:”莫非刘先生看不起我等兄弟,不愿与我们为伍?“

     一旁的刘大仁见这帮土匪把注意力转移到刘士礼的身上,不禁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满心希望刘士礼能够答应这帮人,只要可以取悦他们,或许他们就不会为难其他人。想通了这一点,刘大仁起身走到刘士礼身边,劝道:”刘先生,既然王头领盛意邀请,你何不答应?反正都是病人,你们医者岂能有所救有所不救?“

     刘仕义明白刘大仁的意图,他冷笑道:”甲长老爷,王头领让你起来了么?头领叙话,哪里轮到你说话?“

     刘大仁一惊,赶紧跑到王头领面前,扑通跪下,赔罪道:”王头领恕罪,小人只想劝说刘先生为山寨效力,没有其他意思!“

     刘仕义围着刘大仁转了一圈,道:”你以为就凭几句话,你的钱粮就不用出了么?我再问你一次,借还是不借?“

     刘大仁这才知道,刘仕义不会善罢甘休,于是怯怯道:”不知道我应该缴纳多少钱粮?“

     刘仕义转身对一位留着八字胡的汉子道:”张先生,请你告诉他应缴数额。“那位八字胡汉子闻言走出人群,从怀里摸出一本册子,高声道:”刘家村一共三十六户,成丁一百二十人,按每户一担粮食每丁三两银子计算,共计粮三十六担银三百六十两。因为久未下雨,庄稼绝收,山寨决定上述银钱由以甲长刘大仁为首的六家富户分摊,即每家粮六担银六十两。“

     李过寻思,这帮人对刘家村如此知根知底,想必都是刘仕义所为。尽管在自己的观念里,并不认同这种打家劫舍的做派,但是这些人居然能够将富户和贫民区分对待,这一点倒令李过刮目相看。再看看刘仕义,一段日子不见,他发现此人和先前老实巴交的模样有了很大的改观,难道是仇恨所致?

     刘大仁听说需要缴纳的数额之后,马上又哭丧着脸道:”王头领,小人家中真的凑不出六担粮食和六十两银子啊,小人的婆娘今日病倒,小人甚至无钱医治,这事刘先生是清楚的啊!“

     刘士礼不禁皱起了眉,看着众人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王头领笑道:”兄弟们,既然刘甲长说家中无钱无粮,怕是他记性不好忘记了,你们自己进屋动手找找!“

     刘大仁一见众人准备动真格,立马磕头如捣蒜,哭求道:”王头领,恳请你宽限一些时辰,小人现在就想办法筹集钱粮!“

     王头领呵呵笑道:“刘甲长早该如此。本头领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,准备好所需钱粮,另外你速去通知其他五户,赶紧将钱粮运到此地。我手下的兄弟们就不一一上门了,以免惊扰村中的百姓!”

     听了王头领的安排,李过不由得又打量起这个人。这人约三十上下,个头在一米八五以上,满脸的络腮胡子,壮而不肥。那头领似是留意到李过的目光,问道:“这位小兄弟一直盯着我看,莫非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 李过上前两步,抱拳道:“在下李过,以前听闻那些占山为王的,每每下山劫掠,见钱就抢见粮就夺,其行不逊于官府苛政,如今看到各位体恤平民,在下深为佩服!”

     王头领笑道:“我等未起事之前皆为平民,因官府和豪强地主断了我们的生路,所以才奋起反抗。我们的宗旨是,只劫富户,只杀官兵,决不戕害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 王头领说完见刘大仁还跪在那里,道:“莫非刘甲长觉得两个时辰太长,因而还不去筹集粮草?”

     ”不是,不是“刘大仁赶紧起身,慌忙道,”各位稍等,小人这就去筹备!“说着小跑出门,先去通知其他五户了。

     王头领忽然想到一事,冲刘士礼抱拳道:”刘先生,方才所议之事,可否再考虑考虑?我等追随高大王,征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们每到一地都没有祸害老百姓,所以诚心邀请先生上山为受伤的兄弟医治!“

     一旁的刘仕义亦道:”刘先生,你以前的恩惠,我都记在心里,只是苦于无力报答。现如今,朝廷失德,天下迟早大乱,那时老百姓就更加没有活路了,先生不如和我们一起走,共创太平盛世!“

     刘士礼摇摇头,道:”诸位不与刘家村的百姓为难,我很感激你们,请恕我不能跟你们走!“

     李过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明朝末年的农民起义,姓王的一个都没有想起来,不过姓高的倒是知道一个,那就是闯王高迎祥。按照历史正常发展,李自成带着李过造反后,还投奔了高迎祥,最后高迎祥中伏牺牲,李自成继任闯王。李过在想,他们说的高大王是不是高迎祥呢?

     一念及此,李过抱拳道:”王头领,敢问你们所说的高大王可是高迎祥?“

     王头领奇道:”小兄弟知道高大王?“

     李过回答道:”在下以前随父亲外出行商,听说过高大王的名字。“

     王头领不疑有他,因为高迎祥起事已经两年多了,从陕西打到山西,又从山西打回陕西,官府谓之为高贼,多次发榜悬赏通缉。

     王头领笑道:”我们高大王矢志推翻朱明王朝,重建一个太平盛世,小兄弟是否愿意加入我们?“

     李过摆摆手道:”不不不,在下文武皆不通,实在干不了上阵打仗的事!不过,我是真心希望老百姓过上太平日子,人人有饭吃,人人有衣穿,世上不再有地主豪强欺压百姓的事情发生!“